能耗双控 工厂之殇:缺气 限电 碳排放限额 陶瓷等“两高”行业命悬一线!

2021-09-30  来源:岩板产经 
导读:
在经历年初原材料价格疯涨、年中气价高涨,全国各大厂区的陶企酝酿涨价潮,价格还没涨,一场席卷全国的“限电拉闸”,让众多陶瓷企业下半年业绩翻身化为泡影。

在经历年初原材料价格疯涨、年中气价高涨,全国各大厂区的陶企酝酿涨价潮,价格还没涨,一场席卷全国的“限电拉闸”,让众多陶瓷企业下半年业绩翻身化为泡影。

一张成绩单引发的“限电”风暴

自7月份以来,全国多个陶瓷产区发布限电令,8月初,广西产区开始限电;进入9月以来,江苏、广东、云南、浙江、山东、湖南、辽宁、吉林、黑龙江等20多个省份相继启动有序用电,多地工业企业被要求“开三停四”“开二停五”甚至“开一停六”错峰用电。现在,陶瓷企业的烦恼,不是没有订单,而是就算有订单也没有电,无法正常组织生产,造成这一局面的导火索,是一张能耗双控目标成绩单。

 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

相比错峰用电,东北部分地区直接拉闸限电,工商业用电和居民用电同时断电,有的地方停电好几天,手机也没有信号,居民生活大受影响。也有网友提到,因为停电,导致城市主干道的红绿灯无法正常运行,一度造成交通秩序混乱,工厂直接停工,商铺只能点蜡烛营业。

受区域限电影响,9月27日,东北地区最大陶瓷工业品生产制造基地——辽宁法库陶瓷产区30余家陶瓷企业停产。

限电并非仅在东北地区执行,全国多地都在执行限电工作。东北成为本次限电最严重的地区,除了东北用电负荷缺口大,电网设施老化,电网超负荷有崩溃的风险等客观原因外,也不排除当地为了全力优化能耗指标、不惜关停生产,甚至影响居民生活用电的“一刀切”做法有关,为此,遭到人民日报官方微博炮轰。

限电

在金九银十的生产旺季错峰用电,甚至拉闸限电,哪怕生产受影响,但为了电网不崩溃,保民生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但本轮缺电,除了受能耗双控、双碳的影响,还是真正的缺电,并非只有中国缺电,全球都缺电。

为什么缺电?

这场大面积的缺电,源于全球能源结构调整,背后的原因很复杂。

要理清这个问题,回归到文首的那个布满红黄绿的表格,其关键词“能耗双控”,是指既控制能源消耗强度(也称单位GDP能耗,能源在创造经济产值时的利用效率),也控制能源消费总量。2015年,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“能耗双控”,目的是节约能源、从源头上减少污染物和温室气体排放,即碳排放和碳限额,倒逼转变经济发展方式,提高绿色发展水平。此外,“能耗双控”也能更好地保障国家能源安全。碳达峰、碳中和决定未来全球气候走向,已上升为决定全人类存亡的高度,成为全球关注的热点,中国政府已向国际社会作出明确承诺,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,2060年实现碳中和。为实现这个目标,“能耗双控”是最核心的指标。作为效率指标的能耗强度,与地区产业结构、技术能力、发展阶段密切相关,是衡量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标尺。

媒

在这个大框架下,节能减排、淘汰落后产能导致短期内供火电发电的动力煤的供需失衡,由缺煤向缺电产生跨行业震荡,造成的电力紧缺,主要原因为:煤炭主产地去产能,供应大幅减量;海外疫情海运运力不足,进口煤同比大量减少;国内疫情控制,生产恢复,生产用电需求大幅增加;此外,世界疫情影响能源生产,造成世界性的供给不足。其中,影响最大的是煤炭供应的大幅减量。为实现双碳目标,在环保政策的强力推动下,这些年淘汰了大量煤炭落后产能,2017年之后大量的私人煤矿被关闭,导致煤炭产量大幅下滑,作为全国产煤第一的内蒙,在2020年,全年产量减少了约5000万吨,对煤炭供应体系冲击巨大,到今年,电煤供应紧张的局面更严峻。而我国发电主要靠的就是火电,占总发电量7成以上,煤炭一旦告急,就意味着电不够用了。

中国煤炭

火力发电是我国电网安全运行的压舱石。一方面,工商业用电和居民用电负荷居高不下,一方面煤炭去产能,供应量的减少,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,造成电煤价格大幅上涨,目前电厂采购的市场煤价已经达到2000元/吨,长协煤价大约1400元/吨。电煤价格大涨,由于现有的电价机制,火电入网价格不变,电价和煤碳价格倒挂,严重偏离了电厂盈亏平衡点,煤电厂越发电,亏损越大,亏损造成资金链断裂风险加大,而且煤炭库存不够,很多电厂不仅面临停机。在疫情笼罩下,全球能源生产受到影响,在燃料比重第一的煤炭,全球煤价上涨,原本500多一吨的动力煤,日前到岸综合标煤单价分别为1201元/吨、1182元/吨。其中1201元/吨为连续9期上涨且创历史新高的价格。作为欧洲天然气重要供给地,美国天然气生产目前深受飓风困扰,天然气期货价格已处于7年多最高水平。美国安全与环境执法局周一表示,在飓风“艾达”过后,估计墨西哥湾地区43.6%的石油产能和51.6%的天然气产能仍处于关闭状态。

欧洲正在经历一场能源危机!电价屡创新高、天然气连续暴涨,德国电力价格创新高,作为欧洲基准的德国明年电力期货已飙升至100.1欧元。英国电价9月上涨了一倍多,几乎是2020年同期的七倍。是自1999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,能源板块股价一路飚红,让人不得不佩服李超人。

缺电的问题真的很复杂,节能减排也是国家大战略,这一点上必须坚定立场。限电只是表象,资源和能源的博弈,才是根本,清洁能源势在必行,减碳控排大势所趋。

缺电之下,陶瓷电窑,是奇思妙想还是荒谬 ?

中国自古至今,烧制陶瓷的燃料,从原始的木柴,到燃煤,2005年前大部分烧重油,近十年盛行水煤气,到去年全国各地“煤改气”的推动改烧天然气。但今年以来,天然气气价暴涨,而且供气严重不足,让很多陶瓷企业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。

建筑卫生陶瓷从工业分类上属于轻工业,但又是电力、燃料等能源消耗大户。据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调研的资料显示,我国建筑卫生陶瓷行业年产值只占全国GDP的1%,而能源消耗却占到全社会总消耗量的1.7%,其中30%的天然气资源被用于建筑卫生陶瓷行业。

烧煤不符合当前的环保政策,烧天然气气源不足,以致前不久,不少专家和媒体鼓吹改烧电,说陶瓷行业发展烧电的电窑炉才有未来。

陶瓷

从煤改气,到气改电的提法,先不说是否能实现,也折射出传统产业在碳排放、碳达峰目标的实现,在当前能耗双控之下的困局。

关于电窑,国内窑炉公司的锂电池的辊道窑已经量产了,但电窑炉用瓷砖生产上鲜有案例,主要是因为电窑以辐射换热为主的热传导方式,相对于以对流热传导为主的燃气窑炉而言,存在热传导效率过低,造成窑炉烧成速度慢,烧成周期长,与天然气窑炉动辄上20000㎡/天的产能而言,效率是在太低了。

此外,由于电窑热效率低,随着岩板规格越做越大,窑炉宽度和长度也也来越长,窑炉总功率和能耗也越做越大,如果一条20000㎡/天的产能的天然气窑炉改为电窑炉,仅仅是在高温烧成带用电量,装机功率要达到10000多千瓦,这还没算上中低温带,折算出来,电窑所消耗的电量将会非常巨大,一个工业园区的陶瓷厂,会集中很多条生产线,这样一来,用电装机容量会非常高。

这样高的用电装机容量,对于工业密集,用电本来就紧张的陶瓷产区来说,要额外增加新的装机容量,是不现实的。据财新网报导,今年一季度,南方电网供电范围的云、贵、粤、桂、琼五省用电量累计用电量达2856亿千瓦时,同比增29.8% 。广东二季度存在最大约760万千瓦负荷缺口,相当于三峡工程装机容量(2240万千瓦)的三分之一还多。第三季度缺口更大,于是广东、广西、云南的生产企业,都出现了错峰用电,甚至不少产区限电停产。

以广东陶瓷产区所在地珠三角地区为例,巨大的工业总量和密集的人口,巨量的工商业生产和生活用电需求,造成了电网负荷巨大的缺口,要保证民生,又要保证电网的运行安全,电窑会让脆弱的电网雪上加霜。在负荷缺口巨大的电网运行环境下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发展高能耗的电窑炉,电能供给不足,无疑是痴人说梦。

媒厂

姑且不论电力供应充足与否,陶瓷行业全行业用电窑炉烧制,电窑相对于天然气,表面上碳排放几乎是零排放。但是,电窑炉的接入的电网的电能绝大部分是火力发电,需要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碳。

发电结构

我国目前的电力结构中,火力发电量超过7成比例,以2020年前11个月为例,火电累计高达47095.9亿千瓦时,占全国发电总量的比例为70.5%,其分别为水电、风电、核电和太阳能,分别为11378.2亿千瓦时、3731亿千瓦时、3309.7亿千瓦时和1307.6亿千瓦时,占比分别为:约17%、5.5%、5%和2%。

火电是燃烧煤炭、天然气等化石燃料产生的,也是碳排放大户,1公斤标煤的发电量约3.3千瓦时,理论上1公斤标煤燃烧会产生约2.7公斤的碳排放(折合约818.18克/千瓦时),2020年全国单位火电发电用煤量,平均发电1千瓦时二氧化碳排放量约832克,如果以目前火电发电量占全国发电总量的比例为70.5%计算,陶瓷电窑每千瓦时,合计排放二氧化碳586.56克,用电能来烧制瓷砖,生产过程表面看起来零排放,但消耗的电能绝大部分是火电,在发电过程中排放了大量的二氧化碳,和电动汽车一样,看起来环保零排放,实际不过是碳排放前置摆了。

不考虑发热设备的转化效率,烧1度电理论上可产生860大卡的热量,而烧1Nm³天燃气燃烧热值为8000大卡至8500大卡, 即每立方燃烧热值相当于9.3 — 9.88度电产生的热能。在标准状态下,使用1立方米天然气,需排放二氧化碳1.89千克,按当前电网70%的火电占比,折算出所用电每度电排放二氧化碳586.56克,若采用电窑炉,消耗1Nm³天燃气同热值的电能,即需要9.3—9.88度电,产生这些电能,若没有绿色电能加持,按照当前的电力结构,火电厂排放的二氧化碳探约为5.455—5.795千克,电窑的碳排放是天然气窑炉的三倍之多。使用电窑炉,碳排放总量不是降低了,而是成倍的增加。所以,那些鼓吹用电窑炉的专家、媒体们,不是缺乏常识,就是非蠢既坏。

最后,抛开这些因素,按照电能和天然气的热值换算,1Nm³天燃气,等同9.3—9.88度电能,按照当前两者的市场价,显然烧电不如烧天然气经济。在市场经济时代,一种原材料、能源是否能被普遍使用,抛开技术、环保、安全、性能等因素,最重要的就是成本,经济与否,岩板在家居行业的推广就是一个例子。明知烧电不如烧天然气经济,还要用电窑炉,除非那些大佬们脑子进了水。

碳排放限额在决定“两高”行业的生死

碳达峰,碳中和的核心是减少碳排放。对资源消耗高、能源消耗高的陶瓷行业,无论是烧煤、还是天然气,还是电力,都排放了大量的二氧化碳,都要纳入能耗消费总量控制目标,碳排放总量。要实现双碳目标,国家只能从产业政策、市场机制的双重手段,从总量上减少这种“双高”行业的产业规模,减少资源和能源的浪费。

碳中和

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,陶瓷行业总体产能过剩,如何实现碳中和?国家发改委已将陶瓷行业明确列入“两高”行业加以限制,煤改气、以及陶瓷产业入工业园等一系列措施,大量中小企业将面临着淘汰出局的危机。而这个调控的导火索,极有可能是能耗双控背后的双碳目标,在决定陶瓷等“两高”行业的产业命运。

当前世界处在大国争雄,贸易战、地区冲突不断的旋涡中,在环境持续恶化与全球流行疾病的夹击下,碳达峰、碳中和,将是全人类利益的共同原始点。那就是重现自然环境与人类的关系,人的自由发展和自然化的理论体系”——人不仅仅是物质的动物,还是决定全球自然环境走向最重要的一环。

中国电力

双碳是目标,能耗双控是手段。限电了,生产势必刹车减速,GDP也会受影响。倾巢之下已无完卵,所有处在大时代中的各行各业,都不能独善其身。限电,不是金融战,也不是阴谋论,而是实在没电了。限电,只是开始!

编辑推荐